雷技竞官网app-自曝被占用超18亿资金 科迪乳业-还有调查结果没出来

  原标题:自曝被占用超18亿资金,科迪乳业(维权)称还有调查结果没出来

  科迪乳业披露2019年财报显示,其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8.65亿元,同时科迪乳业违规为关联方等担保2.72亿元,构成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且未进行信披。会计师事务所为此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科迪乳业可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受相关问题影响,科迪乳业股票6月24日停牌一天,6月29日复牌后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科迪”。

  对于此前为何否认大股东及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科迪乳业董秘办6月2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有些调查结果没出来,不方便透露。”

  内控问题爆雷

  年报显示,2019年,科迪乳业涉及违规担保事项8起,担保金额合计2.7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7.26%,担保对象包括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实控人张清海,以及关联公司(人)科迪速冻、科迪面业、科迪大磨坊、商丘市科苑牧业、马强等11个自然人。所涉担保事项未履行公司内控审批程序及信息披露。

  科迪乳业自查还发现,科迪集团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占用资金余额为18.6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6%,构成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且未进行信披,影响了财务报表中其他应收款、信用减值损失等相关科目的列报认定。财报还显示,科迪乳业2019年年末货币资金余额较上年同期减少16.45亿元,同比减少98.4%,主要为控股股东向公司借款所致。

  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为科迪乳业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问题包括:科迪乳业对科迪集团的其他应收款未计提坏账准备,会计师事务所对该项款的可回收性存在疑虑;科迪乳业存在对外担保及法律诉讼或仲裁,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判断科迪乳业是否需要承担损失,也无法判断科迪乳业是否存在其他未经披露的法律诉讼或案件及对财务报表产生的影响;科迪乳业无法按时偿付到期债务,期末存在较多的司法诉讼,导致部分银行账户、资产被冻结、查封,科迪乳业生产经营受到不利影响,其可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受上述事项影响,科迪乳业股票6月24日停牌一天,6月29日复牌后股票开始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股票简称由“科迪乳业”变为“ST科迪”。

  曾否认关联方占用资金

  自2019年7月起,以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过亿奶款为导火索,整个“科迪系”陆续呈现出经营困难、拖欠工资、资金紧张等异常情况,目前正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财务报告披露前,科迪乳业一度对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矢口否认。

  2019年8月3日,深交所对科迪乳业下发关注函,要求就公司资金是否存在被他方使用,以及账上存有16.72亿元货币资金但仍长期拖欠奶款等问题进行说明。科迪乳业对此答复称,“经公司全面核查,公司不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以及货币资金被其他方实际使用的情形。”

  而在回复深交所对其2019年半年报的问询时,科迪乳业一改此前在资金占用问题上的坚定态度,称“公司正在接受监管机构调查,该问题以调查结果为准”。

  事实上,科迪集团占用子公司资金早有先例。根据科迪乳业2018年6月对收购科迪速冻股权的问询回复,截至2018年3月31日,科迪集团短期借款为11.65亿余元,长期借款为13.19亿余元。涉及的15起资金用途中,有2笔分别用于偿还科迪集团、科迪面业对科迪速冻的资金占用款,共计8.3亿元。而2018年12月,科迪集团子公司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也出现短期占用科迪乳业2亿元资金的情况,对此科迪乳业解释为出纳错误操作导致。

  种种迹象表明,科迪集团处于资金链紧张状态。截至2019年年底,科迪集团持有的科迪乳业股权的质押比例为100%,或存在强制平仓风险。2019年4月-8月,科迪集团因6起案件被法院强制执行,涉及被执行财产共计约2.12亿元。此外,科迪集团还卷入16起民间借贷纠纷,涉及金额3209.89万元。

  对于科迪乳业此前为何否认大股东存在资金占用问题,科迪乳业董秘办6月2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有些调查结果没出来,不方便透露。”

  业绩下滑另有隐情

  财报显示,科迪乳业2019年营收为5.66亿元,同比减少55.99%;净利润为-1.75亿元,同比减少235.51%。对此,科迪乳业主要归为市场竞争激烈、融资渠道受阻、资金成本上升等外部环境原因。而实际上,科迪乳业业绩下降与控股股东科迪集团脱离不了干系。

  2018年9月到2020年4月,一直有科迪乳业、速冻及集团员工在人民网地方留言板上反映公司存在拖欠工资和差旅费的问题。还有经销商留言称,科迪集团在2018年到2019年期间,不断要求各地经销商打款订货。“我们每家都给科迪公司累计打款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科迪却以各种理由一直不发货,更无理要求我们如果想要发货还要继续打款。”

  针对上述问题,商丘市委督查二室今年1月、4月在平台上回复称,2018年以来,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因受金融环境影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一是科迪集团将持有的科迪乳业股票全部用于质押,质押金额约13亿元,存在被诉和平仓风险。二是由于银行、部分投资人抽贷压贷及补仓,使科迪公司资金净流出6亿多元。

  相关部门回复还显示,2019年以来,科迪方面一直靠抽生产流动资金还贷及补仓,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导致2019年7月以来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造成奶农讨要奶款、速冻客商讨要产品、工人多次讨薪等事件,使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曾有科迪速冻员工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此前科迪速冻市场每年都在正常盈利,但2018年四季度开始缺钱,“我们猜测,乳业和速冻的资金被挪用了,应该是科迪便利店拖累了集团业绩。”对此,科迪方面此前一直未进行回复。(记者 郭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